首頁 / 新聞 / 正文

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慷慨的好人,卻無法解釋深藏于內在的怨恨

時間:2020-06-22 19:55 催眠心理學

摘要:北京時間2020-06-22 19:55 催眠心理學為您報道關于【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慷慨的好人,卻無法解釋深藏于內在的怨恨】的具體情況和說明,www.dmlyuo.icu頻道催眠心理學君以圖文形式為您慢慢道來,本文關注焦點《》。

原標題: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慷慨的好人,卻無法解釋深藏于內在的怨恨

我們會有情緒,

但不能讓情緒成為我們的主題。

時光珍貴,

別讓怨恨填滿自己的心。

別讓你的情緒,

控制你。

對人敞開會帶來恐懼。

我們都曾經歷過的最大恐懼之一是在敞開自我時,受到侵犯、虐待或被人占便宜。我們既期待敞開,又怕受傷害。

如果一直處在自己封閉、防御、孤立的世界里,至少不會受傷。

但這已經行不通了。當我們走出孤立,并意識到學習聯結是療愈的一部分時。

功課之一就是學習尊重,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。這點很難做到,因為我們內在總有著想去沖撞別人的欲望。

那該怎么辦?

01

內在任性小孩的兩面性

尊重的課題會喚起我們內在兩種不同的能量。

其中一種能量的感受是,除非抓住我想要的,否則我永遠也別想得到。這種人會說:“不要壓抑我,我要自己來!”“我要得到我想要的,現在就要!”

這種人的信念是,每個人都是來壓抑我們的能量、不讓我們出頭的。

另外一種能量則是受到很深的驚嚇,沒膽量又沒力量對人說“不”,老覺得別人都在占我便宜。

這種人則說:“請不要離開我,你要什么我都給你。”結果是怨恨地覺得“信任誰都不安全。”

這種人則相信,沒有人會尊重我的私人空間和我這個人。

我們可能壓抑了其中一種信念,所以似乎感受不到兩種聲音的存在,然而我們內在真的是有兩種聲音。

不論如何,總是有些時候會是我們認同著其中一種聲音,而我們的愛人或朋友則認同另一種。

這兩種都是尚未療愈的傷口,需要在這上面做內在工作。

前一種人要學習尊重別人的需求,而后一種人則要學習尊重自己的需求。

我們為何沒有互相尊重呢?因為求生的需求讓我們盲目。

如果我們都活在自然的本性中,有覺知意識地活著,我們就可以完美地以純真、脆弱、開放的狀態,存在于這個世界上。不幸的是這世界并非如此,至少現在不是。

當我們認為有生存危機時,就會認為必須照顧、保護自己,這時候通常無法對別人有敏感的心,而會開始去侵犯別人的空間。

我們的界限在小時候沒有受到尊重,因此,自然就失去了尊重界限的能力,不管是對自己的界限,還是對別人, 而且對這兩者都沒有覺知。

這里有個例子:幾年以前,有個朋友借了我的手提音響卻沒有先問我。

我回家時發現音響不見了,而且沒有留下字條,什么都沒有。實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,很自然地以為弄掉了它,或有人偷了它。

幾天后,我的朋友才說:“噢,對了,我借了你的音響幾天了,明天我拿來還,好嗎?”

失而復得讓我松了一口氣,而且我一向都是個“好”人,我就說:“噢,當然沒關系。”我內在的聲音告訴自己別這么大驚小怪的,不過是有人借了東西,而且還是這么要好的朋友。

但是,我的內在總是不安定,結果下次我再看到他時,就覺得疏遠了。

我們兩個人合演了這個戲碼,一方被侵犯了,另一方侵犯了別人。我們必須學習果斷又優雅地設定界限,要學習對于別人的需求和空間敏感,同時也對自己的需求和空間敏感。

02

招來侵犯,

因為我們沒活出自己的能量

學會愛自己,并覺得自己值得珍惜,那么我們就贏得了自尊。

當我們重新發掘自己的珍貴,自然就會尊重自己的界限,并去發掘保護自己空間的技能和勇氣。

在還沒有學會這點之前,我們只能在犧牲者和暴君之間打轉。

犧牲者釋放出一種招來羞辱的能量,暴君則借由羞辱他人來避開感受自己的羞愧。

在從事共依存工作之前,我對于自己或別人的界限沒有精確的認識。

我讓自己受到侵犯,而不知道發生了何事;又很粗枝大葉地去侵犯別人的空間而不自知。

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慷慨的好人,卻無法解釋深藏于內在的怨恨或羞愧。

從犧牲者的角度來看,我甚至不覺得自己是受到侵犯的。而當我真的覺得別人所作所為引起我的困擾時,我會漠視它,假裝不在乎,或者我會不承認自己受傷,而用理性來解釋它。

這些方法都比去面對那個人要來得容易,我會聽見內在的聲音這么說: “哦,這沒什么大不了的!” “我想我需要學習付出或原諒多一點。” “哦,他們沒有想清楚才會那樣做的。”

在我們無法設下界限的背后,其實是害怕失去對方的愛,或害怕他們會對我們生氣,不理我們所說的話。

那聲音是這樣說的:“如果我說出我的感受或確認我的感受,我會受到懲罰,被看不起、不被理會、會被侵犯、欺負、生氣,或被虐待。”

因為我們的羞愧,讓我們失去了與自己的感受和內在空間的聯結感。

我們對愛和贊同的需求如此孤注一擲,以至于我們將自己的需求空間越縮越小。

我們招來侵犯,因為我們沒有活出自己的能量。

當侵犯來時,我們沒能認出它,而且還繼續強化這個內在程序,讓自己的界限變得真的不重要而不受尊重。

對于這個受傷的內在小孩而言,自尊的需求遠不及被愛的需要,因為被愛和受到關注是生死攸關的大事,而自尊則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。

但其實對于我們的存在而言,自尊是我們生命的血脈。出于羞愧的自我,我在恐懼和內疚的空間中自行運作,不想惹出任何風波或冒任何險,去招來負面的回應。

我在重新找回自尊的過程中,已經注意到必須采取的正確步驟,這些階段有高度的重疊性,但也有一步接一步的明確程序。

階段一:認出被侵犯,并且重新確認自己的界限

階段二:感受自己的怒火,進行療愈

階段三:回歸到自己的中心

03

去愛那個受傷的內在小孩,

找回內在力量

在羞愧上工作時,我發現,原來我是深深認同于羞愧的自我形象的。我是一個可以被羞辱也應該受到羞辱的人。

之后,我又變了一個人,變得總是為自己挺身而戰,以免被人欺負。

但是沒變的是,這兩種人同樣是犧牲者,對受辱有同樣的認同。只要我以羞愧的自我形象活著,我的生活中就不會有自尊,而只是一直在飼養著內在的羞愧。

出于這樣羞愧的自我形象,我變得不誠實、逃避面對真相,不管是對自己或對別人,都自覺沒什么可盡心盡力的事。

我把自己的能量轉移、分散,或去做上癮的事,以至于沒什么能量可言。

然而,當開始在羞愧上做內在工作時,情況開始有所轉變,我不再認為自己是個羞恥的人。

只要羞愧的傷口沒有愈合,我們就會吸引侵犯自己的人,去重復早年的經驗。

所以別人不是問題所在,問題在于我們自艾自憐的傷口,在于我們的自尊受了傷。

療愈需要和我們內在的痛苦聯結,最終能找到足夠的內在中心力量,讓傷害不再發生。

我們從內在下工夫去阻止外來的傷害,方法是去了解和感受羞愧,越來越深刻地感受自己,同時去愛那個受傷的內在小孩。

(《轉載聲明》:本文轉自網絡,版權歸原創者所有,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系。本號贊成并遵循微信公眾平臺關于保護原創的各項舉措。本號部分推送文章、圖片可能未能事先與原作者取得聯系,或無法查證真實原作者,若涉及版權問題,請原作者留言聯系我們。經核實后,我們會及時刪除或者注明原作者及出處。)


標簽
今日要聞
天天捕鱼电玩版赢手机 福建11选5最新走势图 天天彩选4开奖结果上海 七乐彩计划软件下载 12选5胆拖投注表3胆拖7 云南快乐十分任五 乐赚炒股app 安徽11选五奖金规则 股票大盘k线是指什么 30选5什么开奖结果查询 有人工精准计划软件彩票 如何选择快乐十分10个好方法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甘肃快三计划 福彩3D最近2000期走势图 股票今日开盘 快三秒秒彩